阿月

一只欧美圈小透明。

【TRHP】Falsity, reality and the truth

#TRHP
#救世主视角
#Falsity, reality and the truth

1. Real Falsity

这本日记
陪伴我度过无数个奇妙夜晚
寄身其中的
是我的死敌

年轻英俊的斯莱特林
将我引入他的世界
褪色的记忆及缤纷的幻想
唔...是啊
他的世界。
囚禁灵魂碎片五十载的牢笼。

于真实的虚假中
青年牵过我的手
带我探索古老城堡不为人知的密道
领我踏过雪夜禁林的每一寸土地

这一切是虚假的
却又如此真实
我能感受到他的手掌微凉的温度
我记得图书馆某个书架后
散发着受潮羊皮纸气味的密道
我怀念禁林中
洁白的
几乎与雪景几乎融为一体的独角兽

是我的触觉终于出现了问题吗?
明明他带我去的地方
不是阴冷就是严寒
我却感觉到内心即将满溢的温暖。
这温度不算高
也足矣融化将心脏重重包裹的冰。

我察觉到
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
2. False Reality

『留下来不好吗?』

青年在我耳边轻声蛊惑
双臂如镣铐锁住肩膀
『你还想要什么?
在这个世界, 我便是主宰。
父母?爱人?
我都可以给你――
只要你留下。』

Riddle, Riddle.
到底是从何时起,
我竟不想将你置于死地。
我们注定为敌,
我们身不由己。
『可我要的不止这些。』
不能再错下去。
『如果我说要让你放弃打开密室呢?』

『只要你留下。』

幽暗的密室
丑陋的蛇怪
冷漠的青年
墨色大理石板上
尸骨未寒的女孩
昭示了冰冷的事实
承诺碎裂的声音
竟还如水晶破碎般好听。

结束了。
我们。
一切都结束了。

蛇怪被利剑刺穿头颅
毒液顺着利齿刺入手臂。
模糊的视线中,
只有青年决绝远去的背影。

『Harry Potter...』

他走了。
空留下一声叹息,
将过往种种尽数埋葬。
以及我们还未绽放就枯死的爱情。

――――
3. The Final Truth

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墓地
苍白丑陋的蛇面男人自坩埚爬出
『主人。』
我听到带面具的黑袍巫师们这样称呼

不。
不应是这样的。
那个青年。
那个背弃了我们诺言的青年
......又在哪呢?

『你不是他。』
我的呓语淹没在男人尖细的狞笑中。
被束缚于脑海深处两年的记忆
叫嚣着挣脱桎梏。

那一天――
『如果我说要让你放弃打开密室呢?』
『只要你留下。
不过如果我没打算杀你的话,
你会选择杀了我吗?
当然, 这只是一个假设――』
『当然不会?
Riddle, 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蠢。』
『吵死了, 男孩。』

密室中面对我的质问, 他这么回答
『你还不明白吗, 男孩?
我无法违背主魂的意愿。』
骄傲如他
甚至都不屑于向我解释。

执念消失的魂片会烟消云散。

被愤怒和自认为对方的背叛
冲昏了头脑
权当简短的话语
是为无法磨灭野心的辩护

『所以你就可以这样违背誓言,
吸干一个无辜女孩的生命力复活?』
多年压抑在心底
对双亲的死亡
对童年的痛苦
都是由面前的人一手造成的憎恨
在失去了生命力的女孩的尸体下
如同添了木柴的火堆
愈烧愈旺

以至于忘记面前的青年
并没有听过预言
父母也不是被年幼的魔王杀死。
他只是一个魂片。
一个在自己制作的『牢笼』中
独自忍受五十年孤寂的少年。

『逃吧, 我的男孩。逃吧。
我不想让你死。
如果你能杀死蛇怪,
活下来,
我就可以像在日记本中一样
带你去任何地方。』

『现在, 你只需要――逃。』

〔对我说话吧,
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
彻骨的寒意
在嘶嘶蛇语中刺入骨髓
脑袋侧向主人
闭起眼的蛇怪收到了指令

〔杀。〕

我瞪大了眼睛,
不可置信地注视青年眼中的冷光
『逃啊, 男孩。
这将是主魂对我最后的影响。』

活下来, 然后...
杀了他。
一次次从蛇怪嘴下逃脱的侥幸
非但没有绝处逢生的喜悦
反倒加深了对青年入骨的恨意

自破旧巫师帽中抽出的利剑
也犹如鸡肋
除非近身作战
否则再锋利的剑也伤不到
被坚硬蛇皮护住的蛇怪
如果刺入口腔
蛇牙便会同时扎入手臂

不过是一死。
什么
『我不想让你死』
呵。
骗子。
骗子。

蛇怪因疼痛扭曲身体
发出一声尖厉的刺耳叫声
巨大的脑袋朝下
倒回爬出的水池
咬牙拔下手臂上插着的蛇怪断齿
走向冷漠旁观一切的青年

那个会微笑看着我
和他有着相同样貌的人
仿佛被永远留在昨天的记忆

眼中的世界剧烈旋转
双膝一软倒地
坠入无尽的黑暗。

『你做到了, 男孩。』
睁开眼迎上的
仍是青年英俊的面容
嘴角带笑
我却只觉得冷。

他任凭凤凰滴下眼泪
为我治愈伤口
只顾自己哄孩子入睡般轻声呢喃
让我躺在他的胸口
有一搭没一搭抚摸我的发

『我终于能够真正触碰到你了。
是时候了, 我的男孩。』

『让我带你探寻
这古老城堡的最好礼物。
在午后的黑湖边,
感受透过茂密树叶缝隙
洒下的令人目眩的阳光;
或是潜入湖底
与许久不见的大乌贼
打声招呼;
抑或是在一个月圆之夜
悄悄潜入禁林
找寻只在午夜月光正盛之时
绽放的月光草......』

『够了。』
凤凰的眼泪将体内的蛇毒
溶解了大半
晕眩的感觉仍一直缠绕身侧
青年的一番话
若是今天之前的我听到
不知又会有多兴奋

可是当这个人
口口声声向你许下诺言
回头又想尽办法
将你的存在从世上抹去

你还会信他吗?

『TomRiddle还是
LordVoldemort?』
『什么?』
『你选择当TomRiddle
放弃追寻权力,
而是履行他的承诺
和HarryPotter一起旅行,
还是作为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LordVoldemort,
继续完成
清洗巫师界麻瓜血统的虚妄梦想?』

『我的答案我想你很清楚。』
青年的声音清冷。
『我早已舍弃
我那愚蠢肮脏的麻瓜父亲之名。』

『那么, Voldemort。
你是不是也终有一天
......要把我杀掉?
毕竟那个预言从未消失。』

『也许?
不过不是现在――
?!』
青年的回答戛然而止
只是怔怔看着自己衬衫前
妖冶绽放的赤色罂粟

他的胸口插着蛇怪的断牙。
是我亲手将它刺入青年的胸膛
我曾侧耳倾听过的心脏

『魂器会有心跳吗?』
『你听听看不就好了。』

不久前的记忆浮上脑海
只觉心脏刺痛无比
假的, 都是假的。
不禁笑自己竟还将魔王的话当真。
但是为什么......
眼泪还止不住呢?

『疼吗?』
我拔出毒牙丢在一边
探手触摸青年胸口的血洞
湿热粘稠的血液
让我第一次感受到青年真实的存在

他平静无波的眼中翻滚着黑云
猛然抬手扣住胸口处我的手
力度大的几乎要将手腕生生捏碎
『你还是不肯信我, Potter。』

『你让我怎么信你?
信你打破了诺言?
信你放出蛇怪?
还是...
信你要杀了我?』

他已没有多余力气钳制我
索性松手垂下手臂
『男孩, 让我们来看看
是谁先打破了诺言。』

『我不打开密室的前提是你留下。
可你留下了吗?
我问过你如果我不打算杀你
你会先下手吗。
你说不会。
可你先杀了我。』

魔王面上的讥诮
不知是在嘲笑我
还是嘲笑他自己

『我听的分明,
你让蛇怪杀死我――』
『凤凰的眼泪可以解百毒。
老校长会轻易
让他的格兰芬多黄金男孩
死于潮湿阴暗的密室吗?
我早就知道你死不了的。
那么,
到底谁是那个骗子呢?』

不是这样的你一定又在骗我我不会再相信你的不会

出口却成了『福克斯, 到这儿来。』
『呵, 没用的, 男孩。
老校长的凤凰还分的清敌我。
况且凤凰的眼泪
对像我这种强行
将他人生命力转移至体内,
拼凑而成的不完整灵魂
是不起作用的......』
青年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嘴里却还念念有词

好学生们改不掉的习惯?
我苦笑,
放弃了召唤福克斯的念头
心脏像被千万根银针刺穿
细细碎碎的
每一下却都疼之入骨

颤抖的手
转而轻轻环住青年的脖颈
『对不起, 对不起......』
将脸埋在他的肩膀
任由泪水滴落

青年没有动弹
时间久到
我以为他已经离我而去
垂在身侧的手臂动了动
仿佛和往常无异搂住我的腰

『Harry Potter......』

我听到他在我耳边的叹息
一道耀眼的光芒过后
他消失了。
TomRiddle消失了。
化作片片闪耀的光点。

我仿佛在那之中
看到了
他曾向我描述的
午后的
黑湖边的温暖阳光。

而日记本,
在他死后
真真正正
变回了普通的日记本。

『你不是他。』
紧闭的双眼
有泪珠滚落
被捆于冰冷的墓碑
再度坠入
万劫不复的黑暗
拥抱这被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最后真相。

――――END

You need to know:
<1>
日记本里的TR不想让Harry离开, 所以向他许下一个承诺, 而Harry在知道日记本TR是自己死敌灵魂的一部分后, 为了消除自己爱上弑亲仇人以及杀人犯(?)的不安, 最终将条件改为: 如果日记本TR不再想打开密室, 他就留在日记本中。
但是日记本被主魂分离出来意义就是打开密室, 是被赋予了魔王幼年的执念的, 如果放弃打开密室, 日记本也就不再是日记本了。
同样, Harry是一个生活在真实世界的活生生的人, 他在真实世界还有朋友, 还有学业, 甚至还有一个潜伏着的强大的敌人。他不可能只因为对日记本的感情就放弃真实世界中的一切。
两人都无法遵守诺言也是不可避免的。

<2>
当魔王打开密室并将Harry引过去时, 两人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了。
魔王想的是: 既然你不能留下, 那我就复活去真实世界陪你, 顺带也把主魂的执念解决了。
他不能伤害蛇怪, 因为主魂的意思是让他利用蛇怪清洗学校的血统。但是如果是Harry杀死了蛇怪, 一直以来束缚他的执念也就消散了, 只要能复活, 自己就是自由身(?)了, 想带Harry去哪就去哪。

<3>
一命换一命的道理, 复活也是需要条件的。要想复活, 必须吸取一个人的生命力。Harry典型的格兰芬多式正义当然看不过去日记本为了复活而去损害别人生命的行为。
而Harry更害怕的是复活以后的日记本终有一天会成为十几年前传闻死去的魔王, 甚至有一天再次因为预言要杀死自己, 他自己却不确定在多年后, 在和魔王相处很久的多年后, 还有没有向他举起魔杖的勇气。

<4>
记忆从杀死蛇怪后, 就被Harry自己重新修改过, 他不愿接受真正的事实, 自己亲手将TR杀死的事实, 情愿相信自己错误的记忆。
虚假记忆的最后, Harry以为实体化的TR抛下垂死的他离开了, 蛰伏在暗处招兵买马直到有一天东山再起。
而Harry在小汉格顿的墓地见到的才是真正的LV, 日记本已经死了。

<5>
日记本TR在真实世界现身的形态, 在人看来是半透明的, 是可以穿透的, 哪怕他实体化, 能够触摸到真实世界的物体, 他也不是由真正的骨骼肌肉血液皮肤组成的人。
即使是魔法, 也不能凭空创造本就不存在的事物。
所以死去的实体化TR最终化作虚无也是很正常的。

呃, 最后感谢一直看到这儿的你忍受我的废话:)
顺手比个哈特💗

【HP】Riddle's riddle【TRHP】

#TRHP
#Riddle's riddle
#魔王视角

我的男孩
执意养了一只兔子
『它的眼睛多么像你啊』他说
男孩靠在我的胸膛上
手中轻轻抚摸软弱生物的皮毛
『我们一起养它吧,
这是我们的兔子了』
我斜睨, 没有说话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哦』
然后魔王和他的男孩
过着幸福的生活
一起饲养他们的兔子
直到它寿终正寝
嘘, 骗你的哦
我吊死了兔子, 杀死了男孩
嘘, 骗你的哦
我没有兔子, 也没有男孩。

沉迷魔王, 无法自拔。

【韦斯莱双子】【忘爱症候群】【双子cp】

【初恋五十次】【微ooc预警】
【这个George有点黑】

你听说过忘爱症候群吗?

以下为George Weasley记录:

第1次
我无法接受Fred去邀请安吉丽娜当舞伴。
原因显而易见。
每当他看向安吉丽娜时, 眼中的欣赏和朦胧的好感从不掩饰, 但那眼神, 对于我, 却如针芒刺入胸口。
是, 我的双胞胎兄弟喜欢安吉丽娜, 但我爱他。
十余载形影不离陪伴, 超越了亲情的感情, 就这样被青春期的躁动冲淡了么?我们儿时许下的诺言, 也都什么都不算了么?
不行。
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能让他离开我。他应当爱的人, 只有我。

视线触及之处, 多了个火红头发的身影。
“Freddie, 你的舞伴找好了?”我恢复往常那样笑着向他调侃道。
Fred用拳头轻轻锤了我的肩。“那可不, 兄弟你还不相信我的魅力?而且我敢打赌八成安吉丽娜也喜欢我呢!”他爽朗的笑了, 冲我挤挤眼睛, “那你呢?你想好找谁当舞伴了吗?”
从Fred口中听到安吉丽娜名字的瞬间, 我不可遏制的僵了笑容, 在校袍宽大的袖筒中攥紧拳。片刻后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Fred也已经看出了些端倪。
“怎么...George你也喜欢安吉丽娜?”看到他不安的神情, 我突然笑了“怎么会?我已经想好准备邀请的人了。”
Fred松了一口气, 抬眼问:“谁啊?”
“你。”
“???什么?”
“我说:我想邀请Fred Weasley当我的舞伴。”
Fred少见的一脸空洞望着我:“你疯了吗, 兄弟?”
“不, 没有。”我怜惜的抱住他, 用鼻尖轻轻摩挲他的脸颊。“我没疯, Freddie。我只问你一句话, 你爱我吗?”
像是听到了既在意料之中, 又在意料之外的问题,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低下头脸色苍白地抿着唇。
“当然, 当然。我怎么会不爱你?但是George, 我们在一起是不可能被允许的, 我们是双子――”
“既然我们相互爱着彼此, 又有什么会是我们一起做不到的呢?”我抱紧他, 说:“我也爱你,  Freddie, 和我在一起吧。”
他将唇抿的更紧。
一片寂静中, 我感觉到他的欲言又止, 静静等他将想说的告诉我, 可终究, 他什么也没说。
我们之间蔓延着十六年间从未有过的尴尬, 半天, 他支支吾吾憋出一句“那...我去找安吉丽娜道歉......”
这不是他本来想要说的话。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既然他如此回答, 那么, 应该算是答应了......吧?

接下来, 我们的关系顺理成章更加亲密, 他也会试着去接受我突然吻过来的唇。那大概是我此生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

第2次
不知道为什么, 从半年后的某一天开始, 美好的日子戛然而止, 我的一切努力都回归了原点――
Fred的目光又开始追随着安吉丽娜了。
意识到这个, 我不由打了个冷颤。为什么会这样?Fred并没有失忆, 他还记得我, 记得所有人, 却唯独不记得......对我的爱?
“你怎么了, George?”Fred在今天第21遍问了我这句话, 我冲他笑笑:“没什么, Fred。”
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

又一次告白后, 我成功了, 不过随之而来的不安又浮现在脑海――
这次, 会又从头开始吗?

第3次
果然, 三个月后我担心的事发生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 安吉丽娜已经厌了。她现在对Fred态度十分冷淡――就像他对我那样。
我朝不远处窝在休息室沙发里注视着安吉丽娜的那个背影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的, Fred, 我会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无论多少次――循环往复。

......

第39次
我还没有放弃, 也绝不会放弃。告白不断上演, 爱也不断消失。我有时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怪圈, 再也走不出来――不过, 这与能够和Fred并肩前行相比, 又算得了什么呢?
Fred在这时给了我又一个惊喜――
他告诉我他已经发现他得病了。
“时间所剩不多了, Georggie。”他趴在我背上, 我却感觉左肩膀凉凉的。“为什么要哭呢, Fre?”
他摇摇头, 揪起我的衬衫胡乱在上面抹几下眼睛“George, 我才没哭, 一定是你的眼睛被弗洛伯毛虫的黏液糊住了――”“说实话。”
“好吧――下一次别让我等太久, 我会慌。”“好的, Freddie。”我轻吻他的嘴角安慰着。脑海中浮现出遥远的未来, 我们平静的就像此刻一起生活的画面。我想我也病了, 臆想病。

......

第49次
一次告白能维持的时间只有半天了。
我揉乱靠在我身上午睡的Fred的头发, 脑中却一刻不停思考着。
大概明天就是最后之战, 神秘人还未被消灭, 谁知道上一秒还在和你说笑的人, 在下一刻会不会只剩一具没有呼吸的躯壳?所以我这回......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我转头看看钟, 时间又进入倒数了。
“唔...George......现在是什么时候了?”Fred醒了, 揉着眼睛问。不过几乎是同时, 他发现气氛不对, 尴尬的从我身上爬起来“......我怎么被你抱着?”
“我也是刚醒, 我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的习惯你不是从小就知道吗?你睡蒙了吧, Fred?”面对多了这种情况, 我镇定的随口扯了个理由, 只是怀里一空, 心中仿佛也空了一个洞。
“大概?”Fred挠挠头走远了, 我也最终选定了答案。
如果我不告诉他, 大战中我一不小心死了, 与他的羁绊不够深的我, 也不会对他以后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这样Freddie没了我也可以好好活下去了吧, 像个正常的男人一样, 娶妻生子, 慢慢老去, 那挺起来也不错......
被削去了左耳,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我, 不再苛求Fred只爱我一个, 我现在只希望, 他能好好活下去――

第50次
第五十次?不会再有第五十次了。
我的爱人死于终战。

---------------------------
我有时会觉得, 让我和Fred成为双子, 是梅林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让我爱上他, 让他忘了我, 让我一次次唤回他的爱, 再让他永远离开我。
真残忍啊, 不是吗。
那么来教我吧, 一具没了半个灵魂的身体, 该怎样活下去呢?


---------------------------
大概是一个双子都相互爱着彼此, 但是Fred
没法接受这样的爱, 心理上对twincest有抗拒, 于是在某天引发了忘爱症, 而George是另一个极端, 致力于把Fred拐成自己恋人的故事。

文笔渣渣渣qwq
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惹x
但是不管怎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